宜兴紫砂壶紫砂壶常见问题解答

与壶友们交流了这么多年,整理了一下壶友们问得最多的问题,逐一回答,因为有些问题已经比较深奥,在此只能简单回答或者是结论性回答,有些问题曾发布专门的文章解答过,在此不进行具体阐述,壶友可在淘壶人官网“新闻”一栏中进行关键词搜索,望各位壶友理解和见谅。

答:此山紫砂矿料比较全,品质比较高,具有“紫砂泥料标本之山的美誉”–本山。

答:紫砂矿的产地,在宜兴不只黄龙山。所有的矿脉是自然形成,它不会听从政府的行政划分区域。宜兴丁蜀处于三省交界处,你说这里行政划分已经属于浙江了,它矿脉就停下来了?

答:一般是如此,但不绝对,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要结合紫砂壶的泥、型、功、款等方面结合。

答:壶,工好,料好,懂壶者自然就追求此壶,认同的人多了,而每月做的壶数量是有限,那就自然价高,一壶难求。

答:你所定制的壶已经属于收藏级别的壶了,如果刻上你的名字,这个壶将来就不太好流通了,那其升值的市场体现就比较难了,当然除非您也是名家和著名人物。

8、我看这两个款式一样的紫砂壶,泥料差不多,做工也差不多,为什么价格相差数倍?

答:既然是差不多就是有差异,也许你还看不出它们在泥料和做工上存在较大差异,关键还有一点:做壶的人不一样,这跟“同人不同命”是一个道理。

答:同一名称的泥料,取自不同的位置,其内在各类物质的含量比是不同的,在窑里高温氧化反应后的各类氧化物的含量也就不同,所以颜色有差异。

答:原矿泥料对温度反应是很敏感的,在不同的窑温下烧制,会出现不同的颜色,但总基调不能够变,是紫泥不可能变成红泥的基色。其原理就是氧化程度不同造成的,就拿紫砂壶里的氧化物来说,铁元素在烧制的不同温度下,可以形成不同的氧化物:氧化亚铁、三氧二铁和四氧化三铁,而它们的颜色是不同的。

答:紫砂壶的制作原料是紫砂矿石,但它原本就是一种泥,如同你在三伏天泼一盆水在干燥的泥地上,你马上就能够闻到一股泥土的味道,而紫砂壶就有这样的味道。

答:可以的,你炒菜不愿意洗锅,炒的菜又是你自己吃,那又能够怎么样呢?这是你的权利和自由。

答:谁说留长发是女人必须的?谁说男人不可以留胡子?紫砂壶是泡茶利器,喝茶是个人的爱好,没有年龄的限制。

养壶的六大恶习 让你远离好壶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心里是爱壶的,捧在手里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也许没别的,就是一些不经意的小习惯,让你跟一把好壶越离越远。

前不久,本平台举办首届玉壶天成养壶大赛,其中就不乏一些养壶达人的作品,附图如下,图片由壶友提供。

冬天,壶身温度较低,如果直接用热水冲淋,就有可能出现惊裂的情况,正确的做法是泡茶前先用温水将壶预热。

即便不是冬天,刚用冷水冲洗过的壶,也不要马上泡茶或注入热水暖壶,应该放置在温暖的室温下,让壶自己先热热身,再温壶,才可泡茶。

偶尔看到一粒黑点或白点,非说是“次品”;看到泥色灰绿,便认定“有毒”;壶里有白色沙砾,咬定是“化工壶”……

现代人生活节奏快,喝茶是忙里偷闲,往往一壶茶没喝完呢,随手一撂而足下生风。下次喝茶,又不知道多早晚以后的事儿了。

结果就是茶叶或茶汤焖在壶里,久了积累下茶垢,美其名曰养“茶山”,其实不仅于健康无益,并且腻滓斑斓还影响了紫砂壶的美观。

理论上说,紫砂壶是不挑茶叶的,但是壶的特性与茶的特性相匹配,能够更好的发挥两者的效用。

例如,淡色的青灰泥、清水泥并不适合冲泡红茶、普洱茶、黑茶,特别是本山绿泥和段泥用黑茶泡过后,壶壁容易吸收黑色茶垢,出现人工吐黑。

勤喝茶,洗壶懒。长此以往,原本“何如十五女肤”的紫砂壶变成了不修边幅的“糙汉子”。终于等到有一天痛下决心洗壶,胡乱用粗硬的抛光布,好壶被刮成花。小苏打和软毛刷是洗壶神器,可千万别用粗硬的抹布,壶怕。

买壶只完成了收藏行为的一半,剩下的一半,在于日复一日的养护、把玩,买而不玩,或束之高阁,或仅仅当它是盛茶的容器 — 茶水放凉之后就一口牛饮,说好的舒袖摩挲呢?说好的细品冲瀹时的变化之趣呢?

古语云“小节不彰则大节亏”,玩壶,从主观上不能有轻率和漫不经心的态度,得承认,紫砂壶不少,大路货就更多,但我们不能以是否是大路货而决定对它们的态度。

千万不要因为恶习把你和好壶的距离越拉越远,这样不仅辜负了买壶的钱,也辜负了爱壶的心。

顾景舟紫砂壶怎么开壶—砂不厌粗子紫砂壶!

传统的紫砂艺术,同时也是自由而个性的现代艺术,在陶艺家张福海的作品中,笔者感受到了一种在紫砂作品中从没感受到的表达,那是一种对自我强烈的“丘陵”、龟裂的“土地”你看到的仿佛是承载着我们世世代代记忆的厚重的中国文化,这正是作品《青铜》要传达给人们的信息。《霞》的形状圆润可爱,红泥、紫泥、黄段交相呼应,营造出一种绚如朝晖、灿若晚霞的烂漫缤纷…

也许,你会看不懂它。但是,如果你看懂了它,一定会被它深深吸引。这是古老而传统的紫砂艺术,同时也是自由而个性的现代艺术,在陶艺家张福海的作品中,笔者感受到了一种在紫砂作品中从没感受到的表达,那是一种对自我强烈的寻求。凸起的“丘陵”、龟裂的“土地”,你看到的仿佛是承载着我们世世代代记忆的厚重的中国文化,这正是作品《青铜》要传达给人们的信息。紫砂水洗《青铜》的 形状是随意的,看不出丝毫的刻意,提梁仿佛是不经意被拉出的,却又极有设计感,让人惊异于作者张福海的艺术创造力与控制力。厚重的泥料烧制出青铜一般的质 感,仿佛追寻着数千年前那些鼓角争鸣的岁月,深紫的色泽让人见之而沉静。面对这样厚重而静默的作品,你是会忍不住心生虔敬的。他的作品表现的是“人”,这 《青铜》水洗外表是这么的粗犷、沧桑,但水洗的里面却是柔润的。外表是那么的奔放、张扬,内里却是收敛的。在水洗内里的边缘浅浅刻了一个篆体的“乐”字, 一般人不仔细看是不会发现的,这代表什么呢?在饱经沧桑与苦痛之后,内心仍存有淡然而朴素的欢喜,也许是他在暗暗自表心迹吧。

比起 《青铜》的内敛与低调,作品《霞》则要奔放、活泼得多。《霞》的形状圆润可爱,红泥、紫泥、黄段交相呼应,营造出一种绚如朝晖、灿若晚霞的烂漫缤纷。难得 的是红、橙、黄、紫几种色彩过渡得那么自然,层次又是那么清晰,在同一个作品表面勾勒出从傍晚的明艳到垂暮的深沉,不禁令人击节。整个作品上部是光滑的, 而下部是粗粝的,令作品更富于变化,艺术就是在不经意间产生美的过程。《霞》的顶部稚拙地手刻着浅浅的“云头”,如同是个别有新意的“签名”,让整个作品 都散发着个性的光芒。

美术出身的张福海是个张扬、不羁的青年陶艺家。正如张福海的挚友、紫砂鉴赏家朱银木先生说:“在他的身上,你能看到古代高士的风度。创作时没有激情他是不 会动手的,因而经常是夜半睡梦中来了灵感,便披衣起身创作。”的确,来自贵州的张福海身上确实少了几分宜兴紫砂界的“规规矩矩”,他的作品随性而富于变 化,绝少僵化、呆板。“没有思想的艺术品是‘死’的、没灵魂的”。张福海拒绝“简简单单的泥块的堆积”,他的作品是“反叛的”、“不精细的”、“诡异 的”,同时,又吸收和结合着传统中的精华,体现出“灵动与平实并重”的特色。如今,身居宜兴、苦心孤诣投身紫砂陶艺创作的张福海,却一直在用着一枚“贵州 福海”的小铜章做“款儿”,在他心里,艺术是自由的灵魂,而不是附庸与盲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