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濛:跨项让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共同提高

新华社北京10月12日电:2019-2020速度滑冰国家队直通国际比赛选拔赛12日结束了为期3天的比拼,在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教练组组长王濛看来,通过这次比赛可以看出,目前国家队的跨项训练和实战已初见成效。

在如今的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中,越来越多的队员开始尝试跨项,两支队伍也在进行跨项训练,取长补短。本次选拔赛上,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冠军武大靖在开幕式上完成了自己的速度滑冰首秀,在男子500米滑出36秒11的成绩。

“我相信短道和大道一起训练会让他们一起提高。短道直线滑的少,大道运动员对离心力的利用不如短道。现在大道全能组基本是在短道练,直到比赛前再转回大道练。”

在跨项的队员中,三枚冬奥会短道速滑金牌得主周洋是最引人瞩目的,她今年跨项到速度滑冰主攻团体追逐和集体出发。当天的选拔赛上,周洋参加了女子1000米、女子团体追逐表演赛和女子集体出发表演赛。

王濛表示:“她本可以专心备战自己世界杯的项目团体出发,但是她今天报了3个项目,加在一起滑了10000米。她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她要把这个项目传播出去。她知道从短道到大道需要时间去适应,但是她珍惜每一次比赛的机会。她希望能够带领大道的队员一起向前。”

总结这三天的比赛,王濛认为从队伍到个人都是收获满满,“这次直通赛赛程比较长。从第一枪武大靖的首秀到最后一天周洋在集体出发第一个冲过终点线,给大家留下了很多深刻印象。这个过程中,很多队员发挥都非常好,比如长距离的韩梅、中距离的李奇时,还有男子中距离的高亭宇表现都不错,但是我觉得他们还有更大的上升空间。在这个最新的冰场,我们二十多个人都达到了世界杯的参赛标准。我们达到国际比赛标准的人比我们获得的席位都多,这说明我们夏训准备得还是很不错的。”

越努力 越幸运——与我军速滑选手张虹的对话

还记得2014年2月13日索契冬奥会上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吗——一抹“中国红”划过晶莹如玉的冰面,26岁的我军选手张虹以1分14秒02的成绩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比赛冠军,实现了我国冬奥会参赛史上速度滑冰金牌零的突破!

时光荏苒。奥运夺冠后,张虹担纲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形象大使,出色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之后,她继续在训练场和国内外赛场上追寻梦想……

11月4日,记者连线远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准备参加两站世界杯比赛的张虹,于是有了这样的一番对话。

问:有细心的冰迷发现你在微信上贴出一段话:“耳朵,因为你,已经连累我的10多天了,看在‘你们俩’多年友好的关系上,就别再闹情绪了。”现在耳朵怎么样了?

答:我是在8月中旬从加拿大训练回国后,感觉耳朵听力急剧下降,训练不得不暂停。最佳治疗时期是7天之内,但我发现的时候已经第12天了。当时,第二天就要去乌鲁木齐训练,必须跟大部队一起走,所以只好把该用的药开好带走。这种病叫突发性耳聋,医生说找不到病发原因。

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现在基本上算是康复了。但还是有复发的可能性,再加上外出比赛要经常坐飞机、倒时差,所以自己要特别注意。

答:作为运动员,以前连眼药水都不敢随便用,那一段时间的治疗,快把最近10年的药都用了。医生嘱咐要乐观对待,我就乐观期待,“明天早上,突然能听见了”。过去膝盖有过伤病,我也是告诉自己,“没办法不疼,只是默默地希望能快点好起来”。

其实,你要是和运动员当久了朋友就会发现,微博上像是玩笑的一句“又受伤了”,背后包含着多少辛酸和无奈。你要是和运动员当久了朋友就会发现,我们比赛后的眼泪不是因为冠军得到与否,而是自己的拼搏和汗水是否得到了证明和体现。

问:2012年第十二届全国冬运会和2014年索契冬奥会后也曾经采访过你,感觉现在你表达的思想更加成熟了。

答:应该是一种经验和阅历的积累吧。去年得知自己被选为申冬奥形象大使,并且是6名申冬奥形象大使中唯一的现役运动员。作为申冬奥形象大使,既是荣誉,也是压力和责任,压力在于要把提高运动成绩和担任申冬奥形象大使的责任兼顾好。现在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最重要的是,在冬奥会这样的大赛上,自己是有代表性的一个人,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项目。

答:谁不想继续进步啊!本科我在哈尔滨理工大学读的。今年从东北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了,12月份打算继续报考博士。怎么说呢,小时候因为训练耽误了许多学业,现在想利用训练间隙,抽出一切时间尽量弥补。

问:在速度滑冰这个项目中,叶乔波为中国取得了冬奥会奖牌零的突破,你则填补了金牌的空白。你们俩都是军人,为国家和军队赢得了荣誉,你觉得这是一种巧合吗?

答:我觉得没有太多的巧合,我们是接力、是传承。乔波姐在1992年的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拿了两块银牌,是前辈。从小时候上冰场起,乔波姐就是我的榜样。我们冰上基地是一个有传统的光荣集体,作为一名军人运动员,我在这里成长进步,一步步理解了军人的荣誉与责任。

问: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从短道速滑转行到大道速滑的,二者有什么不一样,你从专业的视角给大家普及一下知识吧。

答:个子高,可能是我转到大道的主要原因。前几天我还翻出了过去的成绩册。那是12年前的第十届全国冬运会,我才15岁,还曾经和杨扬和王濛一起比过短道速滑7圈追逐赛,我是第六名,她俩是前两名。短道速滑中学习掌握的弯道技术,尽管和大道仍有不同,但对我也是有帮助的。

短道和大道,从赛道、装备、规则甚至冰刀都不一样。短道速滑更考验运动员临场处理问题的能力,可以利用集团优势、相互借力等等,战术配合是重要看点。大道速滑是不借助外力达到最快速度的体育项目,好的运动员速度能够超过每小时60公里。我个人的感觉,大道速滑是自己跟自己、自己跟时间的较量。

问:教练冯庆波曾经说你温和、心态好,不争强好胜,这种个性和拿冠军矛盾吗?

答:我终于发现了一个比我自己还了解我的人,这个“牛人”就是我的教练。我记得有人说过,教练像指南针,引导你找到自己的目标;像一面镜子,如实反映你看不到的缺点;还像催化剂,在你具备了所有能力之后,让你变得更快、更高、更强——冯教练就是这么一个人。

很多人说,运动员性格都差不多,但我觉得运动员性格分好多种。教练说我平和,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对待比赛的方式。性格霸气的运动员会经常给大家带来惊喜,但我可能不会带来惊喜,我的比赛风格是平稳发挥成绩,虽然不会一鸣惊人(其实,张虹在索契冬奥会上的表现足够一鸣惊人。记者注),但是不会和训练成绩差距太大。

问:索契冬奥会后,你曾经谈过当时比赛的体会:“发令枪响之前,感觉把周围一切东西都屏蔽了,没有观众,也没有裁判,只有我和跑道。直到冲线,哗……观众又回来了。”那种心态、状态、体能调整到最佳,集中到一点,那种“全世界奇迹般地像是按下了静音键”的忘我境界,在以后比赛里,还能不能找得到?

答:有时候那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感觉或者说境界,也是努力得来的,我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这个观点。我还是那句话,越努力,越幸运。

现在,每天在洁白的冰面上用速度挑战自己也是一种享受。因为我们这个项目的特点不是像技巧型和对抗型项目那样的。我们速度滑冰像夏季奥运会的田径一样,是基础项目,是冰雪运动中历史最悠久、最受欢迎的项目。想要成绩达到巅峰,得要几年或者几个周期的调整才可以。冬奥会上,我滑出了自己的最佳水平,希望以后还能出现类似的状态。但这需要心理的磨炼、训练的积累、教练的配合、伤病的控制等等。努力了就顺其自然,不想那么多,想多了都是虚无缥缈的。所有的冠军和成绩都是平日的积累才会“得逞”的。

答:每天结束训练的一刻总是最开心的。我们很享受,虽然有时累得起不来床;我们很开心,有无数支持者在身边真好;我们很骄傲,因为可以代表祖国而战。国旗印在身上是一种自豪也是一种使命,时刻不忘我是中国人。我同时是一名军人,赛场如战场,只是我们和其他战友战斗的方式不一样。

运动员的生活只有亲身体验过才最懂,有人说我们经常到世界各地参加比赛很幸福,其实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住处和场馆两点一线;有人说我们是不是可以经常享受各地美食,其实就餐时想的是比赛。热爱可能是运动员坚持下来的重要原因,我的冰刀是我的朋友、恋人、武器和宝贝,想扔扔不了、想放放不下,“我的世界不能没有它”。

问:说点比赛话题吧。最近参加了全国冠军赛,拿到了500米和1000米两个冠军,自己感觉如何?

答:去年是奥运会之后一年的调整期,所以今年练得特别系统。长春的全国冠军赛是今年的第二站比赛,成绩比往年同一时期还是提高了一些。另外,我还第一次打破场地纪录,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小小的回报,挺开心的。之前的第一站赛事和以往不同的是,增加了业余组的比赛,让更多大众冰雪爱好者感受专业组的比赛气氛,给比赛带来了很多亮点。我相信,随着国家发展进步,冰雪运动会渐渐走到每个人的身边,无数普通人都会爱上晶莹剔透的冰雪运动。

这个赛季最重要的是第十三届全国冬季运动会,还有世锦赛和单项锦标赛,我和教练会围绕这几个比赛调整训练计划和状态,希望能在这几个比赛中发挥出好成绩。

答:作为冬季项目运动员,能在祖国参加冬奥会,那是一生中非同寻常、特别有意义的事情。记得自己练短道速滑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大的梦想,就是想进入国家队,因为短道速滑国家队集训在北京,那时特别向往。现在申冬奥成功了,所以我也期待北京的大道速滑馆能尽快建好,在我现役的时候也能到北京去训练。

我是一个不给自己定非常长远目标的人,对于运动员来说,每天都在跟时间赛跑,我宁愿把目标定在每一天。每一天都做好了,结果就会水到渠成。2022年冬奥会,那个时候我34岁,如果因为伤病或者其他方面的因素,不能以运动员的身份站上赛场,我希望能以其他身份参加。

我认为只有认真做好每一件事才有可能让你与众不同。我喜欢有激情、有快乐、有向往、有目标的生活,无论身在何处,无论是否年轻!(报记者 刘化迪)(本文配图均由新华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