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湄物语:花时间挑错的还是挑对的

“少年时看书,总是喜欢找出作者的的疏漏之处,继而强烈抨击。但现在,往往喜欢找出书中的优点,然后问一问自己是否能做到跟别人一样,或者更好,就算不足,也问问自己是否能避免”。

我以前在网络上写的一些书评,有些追求好玩,写得比较偏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无论我写什么东西,有很多人看也不看,就给差评。

以我的性格而言,也觉得没所谓,只是有时候会觉得,他们怎么这么空啊?只为了对付一个网络的陌生人,竟然不惜时间成本,追着她的书评给差评?!

还好写文章没法给差评,这方面困惑就少了很多。当然也不乏有人一定要在评论里讨论再三的。

一种是我觉得对方虽然是反对,但观点很有意思,很有角度,不妨多讨论一下,我也会更多地回应。

这也包含两种,一种是我觉得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你没看明白,那应该不是我的责任,还有一种就是我觉得对方的反对意见没什么有意思的角度,很浅,又或者是更糟糕的,对方只是在执迷于“他的观点”而已,为了捍卫他自己的观点(可能对可能错,但他自己觉得是对的),而不惜跟所有人为敌。

实际上,人活在世界上是很渺小的。但因为渺小,很多人喜欢强调自己的“存在感”和“伟大感”。

这种事不仅存在于普通人身上,伟人身上也不乏事例,都是普遍现象。但“存在感”会依赖不同的形式表现。

一样是战争,有些统帅通过“杀更多的人,夺更多的地”,而有些统帅则是通过“争取更长时间的和平”。

一样是赚钱,有些人目标是“成为世界首富”,有些人目标是“给员工更多的机会”。虽然他们的行为是一样的,但目标是不同的。

我想,有空来看我文章的人,至少要明白一个道理,时间是有成本的。你所有花的时间,都是有代价的。你可以花30分钟去看一集海贼王,也可以花5分钟看我的文章。你可以用30分钟背50个单词,也可以用30分钟来跟我辩论,选择权虽然在于你,可是你的选择完全决定了你得到的结果。

前几天我还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的话,好像是《战胜拖延》里的,“任何习惯都是有益处的”,实际上,坏习惯也是有益处的。如果喜欢跟人无谓争辩,那么好处可能是,强调了自己的存在感。但不妨问问自己,这样值得吗?

实际上还可以选择一种争论,那就是“得到更多的思考角度”。在网上花的时间,如果能带来更多的思考,能带来一些收获,那无疑是非常棒的。如果在网上跟人无谓争辨,为的只是“存在感”,那还不如出门直接挑个人打架,感觉还会比较好吧。

有些人看书,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 作者水平极烂,文笔又差,水分又多。实际上,一本书,事先虽然应该进行挑选,但如果随便翻阅,能在几百页中找出一样值得自己学习的东西,那已经是非常棒的。哪怕这本书烂到什么好的都没有(我想大概没这种书吧?),那至少你可以挑很多烂的,警示自己千万别犯这样的错误。(这就跟看烂片的乐趣一样是无穷的)。

固然应该挑好的朋友, 但糟糕的朋友身上也有闪光点,或者说,能警示我们些什么。没必要把时间花在说这个老板(或者同事,或者朋友)怎么这么抠门,怎么这么暴虐,怎么这么没本事上。嘴巴说说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我在北京所有见到的出租车司机都会指点国际政治大事,可让他们做美国总统,谁真能胜任?

我爹每次看足球比赛,都喜欢说,臭球抽球,我踢得都比他好。可是我爹那大肚子,上场3分钟估计就喘得不行了。

还是这句话,时间是有成本的,时间花在哪里是看得到的。有这把时间挑错挑刺儿,不如拿这把时间找好的,努力改变自己,才是向梦想进发最好的礼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